說到上次的進展,就是變成一隻大蟲回到上班的場所,心中還在猶豫要不要去上班呢?使勁瑟縮一圈圈紋路在闇黑的電梯角落裡,腦海閃著逃避上班的計謀,甚至懊悔因為自我覺醒卻讓自己蛻變成蟲的念頭。深深悔恨中,電梯很快地來到11樓,瞇著眼透過電梯門縫直視外頭,竟然看見……

 

就是那個長年帶著玳瑁色塑膠框的女主管,30度角把身體輕倚在門邊,嚴厲眼神180度廣角凌視遲到的人。震懾於她天生散發出的威嚴,一時來不及反應,便反射性賣力的從電梯拉出自己臃腫的身軀往辦公室門口爬去或走去,「你還不快點啊,已經遲到五分了!」我……低頭不語,臉上浮現一絲絲紅色的羞慚,完全忘了我已變成一隻蟲的事實,而女主管一向精明能幹,竟然沒發現我身體已發生極大的異樣!

 

低著頭進了辦公室,嚅嚅埋頭苦幹工作的同事說聲早安,大家發出一聲聲低沉「嗯」示意,為了不吵到大家,我放慢沉重步伐,輕輕地拖著肥大身軀往我的座位走去。吃力彎下身拉開底層抽屜把我的側背包放入,竟發現那些深棕色原木地板上附著一層黏稠透明狀的液體,「天啊!不可能是從我身上流出來的吧……」我還來不及詫異,走路慣有發生和地面清脆的撞擊聲的女主管,走到我右眼餘光冷冷說道:三十分鐘後到她的辦公室,有要事和我說。

 

從茶水間捧回一杯剛泡好的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小小啜了一口,香氣立刻散發口中,精神振奮一會兒,但是心裡依然感到非常不安,低頭想著會有什麼事要發生呢?不過用眼角餘光輕瞄同事一下,發現各個神情自若,看來她們也不知女主管找我有什麼要事。從我的座位去到走廊最後側的女主管辦公室才不過30歩遠,可是像是要進行手術前的最後掙扎那般痛苦,在木門上敲了兩聲,聽到冷冷一聲「進來」,於是我如臨刑慢慢的走了進去。

 

空氣中彌漫一股獨特熟悉的味道,好像是那棵種在我家庭院前的黑板樹在夏夜散發出來,還有幾聲試圖蓋住的清脆嚙啃聲。我慢慢抬頭起來,才發覺整間辦公室沒有亮度,厚重的雙層窗簾完全遮住想要流竄闖進的陽光,冷氣已經開到最冷,四周也佈有空氣清淨器,還有不久前才噴灑的薰衣草芳香劑。然而這些極度的除臭策略卻掩蓋不了蟲身散發的腥臭,而我猜測這股味道早已埋入房間許久了。

 

慶幸這不是源於我身上散發的味道,我愜意輕輕捻了一下腳上的觸鬚輕率笑了起來,突然有隻黑色龐大的物體猛然出現在我的正前方說喊著:「你在笑什麼?」讓我驚慌失神忍不住縮起身體。其實我應該不需感到意外,因為這個熟悉高分貝聲調,除了我那個女主管獨特擁有,不會是她人了!難道只有蟲才會擁有的體味也是她散發出來的嗎?

「沒沒沒,我只是想說……」誰知才一抬頭,我的觸鬚不禁因為緊張而顫抖不已,我的前方有一隻身型龐大的黑色獨角仙高高聳立著,目光垂直嚴然犀利俯視著我,高舉前肢往我的身軀攫來。驚呼原來我的女主管也變成一隻蟲了,而且竟然想要吃我,由於驚嚇,我不自覺朝她的眼睛發射透明體液然後趁她抹除眼前的障礙物時,急速往牆角逃竄去了……

創作者介紹

大腦發電機

cop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