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由於血糖過低,似乎昏厥前的預兆卻讓思維卻變的清晰,她回想起這次的蛻變是不是和思考模式有關呢?大學曾有一陣子迷上沙特的存在主義,第一次讀到卡夫卡的變形記,心中當時的震撼久久不散,對於人生的荒謬和無常終於有了一番見解,但是後來學業順利後,也不再想到這樣的主義呢?

……不過即將畢業的前一年,她差點信教了,在某一次的固定禮拜,被天籟唱經般打動差點跪下來擁抱上帝,要不是當時鄰坐打呼聲使她從美夢中驚醒過來,看看那個道貌岸然的教友,一大堆口水痕跡橫亂灑落水藍色襯衫,還無意讓聖經掉落腳旁,當時的她直呼「天啊!」後來忙於準備研究所考試,思想似乎也呈現停滯,當然偶爾還是讀讀老莊思想和禪宗的修身之道,只不過生活的忙碌令她忘了思想有何重要性? 

尤其三十歲的重大決定,讓她不再為思想所困惑,只要機械式過著正常生活即可:起床、上班、下班、回家、睡覺,這樣的形式久了後,頭腦剩餘智力可以應付重複和單純工作,何況她數年來準時上下班,甚少請假,就算業績沒什麼驚人表現,還算是一個好員工吧!本以為人生就這樣過,只要到了50歲就算安逸,只是沒想到卻變成一隻大蟲呢?想到這裡,四肢竟不斷顫抖,眼淚也突然狂洩不已,哭的好傷心,想想就是那個「想偷懶」的念頭而已,為何結局是這樣啊?剎那間,她心中浮現若能重新再來,她決不想再當蟲呢? 

 

創作者介紹

大腦發電機

cop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