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超過三十的出版社女性編輯,只愛文字和孤獨,卻極度討厭和人群密集接觸,不只痛恨和人當面溝通,連講電話也痛恨至極,她唯有喜歡敲打鍵盤上藉由寫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因而被他人指責生性孤僻。趁著一次九天的特休,打算好好放逐自己。於是打著出國旅行的幌子,拒絕友人的熱情邀約,隨後關上套房的咖非色木門後,反而獨處在租來的小套房裡。 


休假前特地跑去位於城市鬧區的大型超市買了一籃子的萵苣、芹菜、苜蓿芽、蘿蔓和蘋果,看來可以吃好幾天的沙拉,真正餓的時候,還有洋芋片、泡麵、豆干、土司和水煮蛋可吃。休假的第一天她就拔掉電話機的插頭,關上手機,連電鈴壞掉都不想叫房東修。一整天只躲在房間裡看小說、聽音樂、寫文章。第一天這樣度過,第二天也差不多,只不過走到了陽台,給將要乾枯的「沙漠玫瑰」澆上一些水。日子接著飛逝,到了休假的第九天的晚上,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中她望見自己懶懶的躺在一間四周塗滿黑色的水泥漆的長方形房間,牆上被塗抹一道白濁的液體在暗處發光,隱約還聞到不知從何處飄來的一股腥臭味。她想站起來卻無法使力,猛然發覺四肢早已退化,早沒了指甲和關節。頭上還有兩隻聳立的觸角,嘴巴還長出一根根黑粗觸鬚,還有身體某些部分已長出金黃的細毛。
 

難道這就是蛻變,此時她心中閃過又驚又喜終於化身一隻蟲的錯亂。就是因為不愛活動肢體,以及躲避社交人群,漸漸從內心幻想自己是一隻蟲,沒想到身體竟然真的產生劇烈變化了。高興蛻變的同時,得要學會蟲的習性,看來沒了脊椎的支撐,身體得用著腹力才能蠕動一節節身軀緩緩在地往前爬行…… 


好真實的夢,她醒來不禁冒冷汗,喉嚨乾渴,伸右手拿取放在床邊茶几上的水杯,沒想到竟是一隻毛茸茸的前肢在她眼前冒出來。等視線清楚她才看清這是屬於她身體的肢體,原來那個夢是真的,怎麼辦?明天就要去上班,懷疑這種身體的劇烈變化怎能不被她的同事發現呢?這一夜漫長,她在地上翻來覆去,聽著窗外的蛙鳴,精神依然亢奮,眼睛直直無法闔上,看來天空就要慢慢亮起來,新的一天即將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大腦發電機

cop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