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第一份工作順利,心想只差幾天就要從學生走到人生另個岔口,心上還是七上八下,上班前的最後一個週末找幾名死黨約在綠園道新開的義式餐廳。幾位友人姍姍來遲見面隨意聊聊,點菜後,服務生迅速送來餐點。飢餓友人奮力吃麵毫不顧形象,每個人嘴唇糊上一圈鮮紅茄汁,齒縫間殘留花枝足端。最末,大家舉杯盛著香檳,慶賀我找到第一份工作,只是當時興高采烈的大夥,沒人料想已開啟一場噩夢!

 
 上班前的那個星期天,趕在十一點上床,睡覺前仔細設定鬧鐘,上床翻來覆去看著那件勾在棕色木櫃鐵釘的灰色套裝,眼睛定住第二顆五角型鈕釦數著星星……多虧半夜該死的雞叫,蚊子嗡叫,樓下右轉角汽車發生警報聲,不用等鬧鐘,早在六點半醒來,之後一個人就坐在餐桌忿忿的啃食一大盤翠綠生菜沙拉,大口喝完冰豆漿,試著平息無名怒氣。七點半提起新買的黑色淑女包,套上白色高跟鞋,發動摩托車往市區外的公司騎去。城市早晨灰灰的籠罩在汽車排放廢氣迷霧中,像是上班前心情,模糊中已來到公司門口。

 
 進入公司打了卡,這時慢慢抬起頭,環顧周圍猛然發現我穿錯了!大家不過穿著輕便T恤,下身著牛仔褲,都是同學一再提醒上班穿正式可突顯對工作重視。藏住額頭叢出的百條黑線踏著尷尬的緩向特助,高跟鞋踏在漫長穿堂回盪刺耳,眼角撇見低頭掩嘴的前輩們,感覺真差啊!疾步追隨特助俐落身影穿梭一個個單位的新人介紹,左轉右轉搞不清廁所到底在哪裡,望了右腕的手錶不過九點而已。回座後,特助交代一些該填的表格,不斷提醒何時要交表格,否則另個單位的頭頭會罵沒效率。她還說:編務沒上手前就先校稿,如果有問題,可以問一下前輩,他們會熱心教導。

 
 
眼睛上下移動字距,紅筆點在錯字,好安靜的辦公室,聲音只有節奏敲鍵盤,原子筆掉落大理磚的聲響,連音樂都是沉悶,伴隨空調吃重的作響。眼痠抬頭望著窗外,心想這就是編輯的日子嗎?9點左右,看見穿著一名頭戴鴨舌帽黑色西裝的男子快速拐進辦公室,待他拿下帽子才察知那人是老闆。剛好我的眼光撞上特助,她對我眨了一下右眼,彷彿示意:別太好奇,還是專心工作吧!

 
 看來校稿不難,很快半小時已校到五十頁,沾沾自喜沉醉於工作效率,突然背後傳來一陣咳嗽,原來是前輩A出聲:你過來一下。我怯怯站於她的桌旁,她冷冷看我一眼說著:第一次當編輯(當然),你看過編輯工作守則沒(哪是什麼寶典)?接著她冷笑一聲,翻動近似堆疊一層樓高的書籍和稿子,從最底層用力拉出灰撲撲的本子,上面隱約標有:必讀的XX員工守則。她接著說一長串的贅詞:這本凡新進人員必讀,如果你不瞭解,怎能當好一個編輯,甚至不夠格進出版業。(重點的一句來了)記得老闆不時會抽問(瞎咪)!

 
 猛點頭的我乖乖聽完前輩的話正想回座,她又丟出話來:我看你校稿這麼快,八成你做事太粗心,等一下把校好的稿子立刻拿給我看(為什麼呢)。她眼神犀利看進我的內心,繼續說著:沒為什麼,還有老闆二十分鐘寫信給我:要我帶你一陣子,說我是公司最優的編輯,有我帶你一定沒問題!為了公司好,你最好上道點,早些進入狀況,別浪費我寶貴的時間;因為我手上有五本書在進行,自身難保還能顧得了你,如果拖延出書進度,你能負責嗎?你最好識相點,三個月期間我一定會嚴格督察,別想打混,快回去做事吧,我很忙!(我……)

 
 奇怪前輩不是很忙嗎?可是聽她訓話至少有半小時,站得我雙腳發麻,心跳加速,原來我的第一課就是要好好聽前輩的話,否則日子就不好過了!再次看了手錶一眼,現在才早上十點十分,為什麼頭昏眼花讓我以為將近十二點,提醒自己要忍耐,就算餓得大聲作響的胃腸也要忍耐啊!沒想到那天的事不過是重口味主菜送來前的一盤平淡小菜而已……
 
創作者介紹

大腦發電機

cop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