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野性大發,趁著春天歇斯底里發作,該是講講以前的風雅餘韻的好時機。其實我相信緣份巧妙,畢竟什麼工作不好選,竟然做了和書有關,所以跌入那個黑洞的文字工作是天殺的注定!簡單描述這種日子是什麼的光景,以生活化例子當譬喻來說:就是你沒帶安全帽騎著小50,卻被一部部重機不斷超越狠拋在後頭的你,只是被威風嚇了一跳,你竟從機車道掠過中心線,來到快車道的外側;更恐怖,冒著黑煙載著一噸噸水泥的大卡車在你車後猛力鳴喇叭,最後又有幾部砂石車接近你的機車的屁股,嚇!這樣的心情當然也像三更半夜肚子絞痛,明知小病作祟;可是深夜家裡附近的診所都拉下大門,你只好硬頭皮掛急診拿個該死的止瀉劑。

怪了!這樣的形容還是模糊的很,簡而言之,文字工作不像外人想像那般詩情畫意或愜意。對了,所謂文字工作包含:各類譯者、各類寫作者、校稿、採訪等等無法敘述清楚的人。為何要走入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呢?究是咎由自取還是前輩子和文字的「孽緣」太深呢?或許充斥某些想像得靠文字來抒發胸中情懷是其中一個緣故,也許從忙碌資訊快速爆炸掬一瓢淨水滋潤枯燥的日子如此簡單。賺不了大錢也不至於餓死的工作,撐下去的原因大概是其中這樁工作富含趣味的延伸性。

 

往往回想案子辛酸藉由工作交會的群體或個人多少是有趣,即使當時那些業主或合作對象有時讓人恨得牙癢癢。那些人是怎樣的折磨呢,例如:他們不斷刁難「得」和「地」字的差異;甚至額外要求校稿外,順便潤字兼下標題,最好對照中英文有無相契。還有採訪的人不只快狠準最好還會專業攝影,最重要收費要品質要好、速度要快、收費要低廉。至於那些寫文字的類別,除了文章適中切題,收價也要便宜大相送,千萬不要囉嗦拖稿還有問一些有得沒得。

 

cop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